登錄 注冊
手機版
當前位置:首頁 / 日記

識破騙子相親套路:別再對婚騙說我愛你

發布時間:2017.09.23   閱讀次數:1311

中原劍

男, 43歲, 175CM , 本科 河南 鄭州
婚戀網站上的有些人壓根就不存在, 只是個騙子小組 科技創業者蘇享茂自殺了,因被前妻索要1000萬元和房產賠償,并以舉報其創業項目相威脅,他不堪其擾、身心俱疲

婚戀網站上的有些人壓根就不存在

只是個騙子小組

科技創業者蘇享茂自殺了,因被前妻索要1000萬元和房產賠償,并以舉報其創業項目相威脅,他不堪其擾、身心俱疲,于9月7日凌晨五點,從住所頂樓天臺縱身一跳,當場死亡。

據蘇享茂自殺前的陳述,他與前妻結識于婚戀網站世紀佳緣,倆人都是VIP,認識不到三月,便領證結婚。期間,為博紅顏歡心,他為前妻花費了數百萬元。

領證前一天,他得知,前妻曾有短暫婚史。然而,網站上前妻的資料顯示為未婚。

除了蘇享茂前妻,婚戀中介平臺世紀佳緣,也成為輿論焦點。很多人疑問,作為平臺方,是否應承擔起審核客戶真實資料的義務?出現類似“問題婚姻”,平臺方到底應該承擔多大責任?

蘇享茂的“問題婚姻”經歷了什么,仍需執法部門的最后調查、認定。但婚戀網站的問題,遠不止“問題婚姻”這么簡單。很多時候,竟是赤裸裸的詐騙。一個個坑埋在那里,就等著獵物跳下去。

小至酒托、大至金融詐騙的騙局,確實不時發生于各類婚戀網站。虛假信息更是無處不在。

離異的寫成未婚,輟學的搖身一變成海歸,傳銷隨便編個借口就成了私營業主······

流連于寄予厚望的婚戀網站,你以為可以邂逅童話般的愛情,但現實是,一不留神偶遇的就是酒托、飯托、傳銷、詐騙、一夜情的主。

光鮮亮麗的個人介紹里,除了性別,其他都可能是假的。若想在婚戀網站找到真愛,還得補補課,擦亮眼睛。

除了酒托、飯托

頭回聽說還有花籃托

隨著在線婚戀平臺的越來越發達,駐扎在各類交友網站、聊天網站的酒托、飯托們可算找到了新戰場,一夜之間集體遷徙,流竄到婚戀網站,繼續作案。

他們的套路,出奇一致。集傳統騙術與婚戀騙局為一體,簡單高效,流水線作業。


一位年輕貌美的女子,主動在婚戀平臺與你成為好友,她熱絡地與你交流,一副相見恨晚、情深似海的模樣。

從互道晚安到噓寒問暖,下一步,她會暗示倆人見面。此時,欣喜若狂的你,沉浸在即將與真命天女相遇的美好幻想里,出于禮貌,你會抑制住內心狂喜,假裝鎮定地對女方說:時間、地點你定。

某網站會員王先生對此深有感觸。2月的某一天,一位實名認證的女會員主動約他在濟南大學西校門的一家西餐廳見面,王先生沒多想,如約而至。

這是一家藏身于小胡同的西餐廳,門面看上去甚至有些簡陋、破舊。兩人進店坐定,王先生連菜單都沒能看一眼,女方自顧自點了三個果盤加一份咖啡,共計五百多元。

女方提出,想喝杯紅酒。畢竟第一次見面,紅酒的要求看似也不為過,況且,相親場合,女方提出紅酒助興,男方有什么理由拒絕呢?王先生也就同意了。

一杯下肚,王先生還挺清醒,兩杯下肚,也無什么大礙。但后來越喝越多,酒勁兒慢慢涌上頭,王先生逐漸失去了意識。

等他稍微清醒些時,已在回程的出租車上。他下意識地拿出手機一看,消費短信提示全都被刪了。

王先生突然意識到,自己可能被騙了。他隨即從網上調出了自己信用卡的消費明細,這一頓毫不起眼的簡餐,花了他26000多元。

而那位與他約會的有實名認證的女會員,不久便注銷了網站信息,Game Over了。

遇到這樣的托,王先生不是第一位,也不是最后一位。相親的幌子下,無數位王先生被帶至咖啡館、酒吧、餐廳,隨便點幾個菜,花個上千上萬。一瓶雪碧也能喝出十倍的價。

騙子也是與時俱進的,一個套路用久了,難免因人生疑。以酒托、飯托為原型,又發展出了2.0版——“花籃托”。

花籃托的行騙主角,通常是男性,他們的照片,看上去都陽光、帥氣且多金。學歷還不低,起步是重點本科,標配是碩士,留學回來的也不少。稍微有些不搭的是ID,通常取“相遇知己”或者“為愛轉身”類似網名。

劇情一般是這樣展開的

這位優秀男士通過婚戀網站,與你成為好友。第一次聊天,開場白基本是:對你有眼緣,是我喜歡的類型,盼回復。

看上去簡單又不失禮貌。

如果你回復了,他進一步詢問電話號碼,以便你們深入交流。

戲,從這里就開始了。

以后每一天,你都會在清晨收到他的早安問候。畫風如下,“新的一天開始了,愿你今天有個好心情,你知道嗎?”“愛情不分距離,不分貧富,只要兩個人真心相愛的話,任何問題都可以解決,你說是吧?”

此時,男方對你的稱呼,已經從“你”上升為“親愛的”。接下來,如果你們的聯系還沒斷,第三天,你就將成為他官方唯一指定未婚妻。

短信內容也從“千里姻緣一線牽”升級為“有你的陪伴,是我千年修年的緣分”。

之后,重頭戲來了。在你們通過短信、電話,感情正要升溫時,對方的廠子剛好就這么湊巧地開張了。類型一般有皮革廠、印刷廠、五金加工廠、防火門廠等。

不知何故,選址一般集中于廣州花都區。(廣州得罪你們了嗎?)

而作為指定未婚妻的你,此時會接到自稱男方父親、姐姐的電話,電話內容大致是,我們已經默認你兒媳婦的身份,既然是一家人,開業你就得送個花籃聊表心意。而且,花籃不能由男方代送,開業這天,規定只進不出,這是廣東人風俗。(這可能是廣東人被黑得最慘的一次)

那么花籃從哪里買?對方立刻便會扔給你一串指定訂購電話,去電咨詢,花籃價格從788、1288不等。如果是工廠開業,老板會推薦說,送1288元的,一次送四個,寓意四季發財。

按照劇本,錢打過去后不久,男方便會人間蒸發,留在婚戀網站上的主頁,也會隨之注銷,不留把柄。

叫你匯錢的,再帥也一定是騙子

騙子的進階速度,比常人快幾倍,圈起錢來,勤奮又創新。酒托、飯托、花籃托,只能算婚戒詐騙的老三樣,作為婚戀詐騙屆的一顆新星,金融詐騙正冉冉升起。

所謂萬變不離其宗,詐騙套路剖開了、碾碎了也一樣。不過移花接木,將酒、飯、花籃,換成看似高端的金融產品。

不出意外,施騙方都會謊稱自己是香港、臺灣、澳門某證劵公司的業務部經理,他會禮貌地向女方發送交往私信,紳士儒雅地交談幾日,博取女方信任。

待女方荷爾蒙濃度到位,男方會順勢提出,確定關系的請求。趁著你們你儂我儂之時,男方的公司恰好出現一個“內部投資項目”,它可能是黃金、股票或房地產。只要女方購買,便可在短期內獲得5—25倍的回報。就是這么湊巧。

正如某位圣人說過,戀愛中的女人,智商為零。什么猶豫、什么懷疑,統統拋諸腦后,堅定不移地相信對方,拿出平時在淘寶上買買買的氣勢,果斷向男方所給賬戶匯錢。

南京的小楊,就在今年八月,淪陷于上述圈套。

早些時候,通過某婚戀交友網站,小楊結識了心儀男子陳某,后者自稱籍貫香港,在某證劵公司就職。一來二去,兩人關系越發親近,陳某順勢向小楊透露了一個“內部消息”,推薦她購入某支股票。

單純如小楊,自然沒有過多懷疑,懷著對未來美好的念想,她認購了20000元的股票。事后,陳某還將公司購買股票的認證書拍給了小楊看,進一步博取信任。

詐騙有分工,九月初,小楊接到一個陌生電話,對方聲稱是陳某所在公司的財務顧問,他告訴小楊,投資款項已到位,并已獲得不菲收益。在將本金利息返還給小楊前,他需要小楊另支付19000元銀行利息到另一賬戶,因為香港與內地公司規定的差異性。

故事進行到這一步,對方企圖已然明顯,但小楊仍未懷疑,他將此事告訴了陳某,陳某回復她,這是公司內部操作,不用擔心。出于信任,她再次匯款19000元。

最后的結局,想必相信大家已經猜到,拿到錢的陳某,從此消失于江湖,電話、微信皆無人回復,此刻,小楊才意識到,自己可能受騙了。

談個戀愛,誤入傳銷

在低門檻準入機制的婚戀網站,騙子的犯罪程度已經算輕微了,真正厲害的是傳銷組織,團伙作案。我們在中國裁判文書網找到幾個典型案例,它們的套路是:以相親為名,相處一段時間,之后,將對方騙至傳銷窩點,接下來,就是十八般武藝一起上,直到將對方發展為下線。比如下面這個倒霉的周先生。

2014年3月,周某通過世紀XX認識了一位名叫呂鳳的女網友,兩人交往一段時間后,呂鳳告訴周某,自己在湖南婁底開服裝店,希望周某過去幫忙。

或許兩人的感情已比較穩定,周某相信了呂鳳,10月19日,從自己所在城市乘坐火車抵達婁底。

噩夢從這里開始。他被呂鳳帶至某傳銷窩點,傳銷組織成員對周某采取了騙取手機、強行上傳銷課、貼身看守、反鎖房門、打罵、威脅恐嚇等手段,非法剝奪了他的人身自由。

據周某后來的自述,呂鳳組織向他推銷的是一款根本不存在的化妝產品,3900元一套。為了引他上鉤,會不斷給他洗腦、上課。周某如若表示不從,會遭遇開水澆頭等暴力。

為了盡快逃出窩點,周某不得不委曲求全,假裝配合表演,他主動找到呂鳳的同伙,表示愿意勸家里人出錢。

做戲要全套,為了將周某家人的錢騙到手,呂鳳一方特意為他寫了一個劇本。劇情梗概大致是,周某遭遇車禍,需要三小時手術,家人需立刻匯錢。為了逼真,劇本還詳述了怎么哭、怎么痛、怎么應對親朋提問的方法。

11月5日,表演開始。周某被帶到一座山上,呂鳳們拿出事先準備好的洋蔥,讓周某涂抹在臉上催淚,之后,撥通電話,按照劇本向父親索要5萬元,掛掉電話,將銀行卡號發送過去。

傳銷組織的表演都力求細節真實,為了表現周某重傷,喊痛逼真,他們共三人負責在通話期間掐周某的大腿。同樣的方式,從早上九點持續到下午四點,先后給周某到爸爸媽媽、大姐二姐及大姐夫打了50個電話。

可憐天下父母心,被蒙在鼓里的周爸立馬給周某銀行卡匯去四萬元。幸運的是,在周某被呂鳳等人押至銀行柜臺取錢時,周某趁機向工作人員求助,隨后被警方解救。

判決書未對周某當時的心理狀況多加描述,但一場以戀愛為目的的交友,最終演變成傳銷窩點被救的悲情故事,多少會對當事人造成不小的心理創傷。

3年,50多個一夜情

婚戀網站是一個誘惑力極強的荷爾蒙集散地,有人在這里正經戀愛,就有人在這里尋找獵物,發泄欲望。

前幾年,媒體報道過一則案例,一位28歲的男子,三年內,同50多個世紀XX女會員發生一夜情。

他將大型婚戀網站作為獵艷的獵場,幾年的經驗積累,他還總結出一套“一夜情攻略”。

他說,相對于傳統的一夜情,世紀XX的確“便利”。可以很方便看照片,有人幫忙組織線下見面,也不要求實名,安全便捷。在朋友圈中,網絡獵艷已成“時尚”。

如果稍加留意,天涯、豆瓣、知乎等網站上,皆有網友自述被騙經歷。通過搜索引擎輸入“婚戀網站一夜情”,相關結果達1340000個。

這多少與婚戀網站不強制要求實名認證有關。龐大的用戶群,不經篩選,便可在網站里自由活動,不同程度滋生了變異的種子,為一夜情泛濫提供了溫床,甚至有人利用監管真空組織色情交易。

蘇享茂的故事之所以引發公眾對婚戀網站的群起攻之,一個重要的點,就是有過短暫婚史的前妻,在婚戀網站上的資料,顯示為未婚。這部分暴露了網站存在的監管漏洞。

事實上,離異偽裝成未婚,已不算新鮮。曾有媒體報道,河南籍男子陳某,通過婚戀社交網站,先后與四名女性認識、交往并結婚。

在讀者還未理清小三、小四、小五之間紛繁復雜的關系時,陳某又被曝出,在四名受害者之前,曾與另一女子,有過一段事實婚姻,并育有2個孩童。

2015年的數據,中國單身男女人數已近2億。這些希望找到真愛,走入婚姻殿堂的真實的男女們,懷著期待和夢想登錄在線婚戀平臺。

TA們的內心,在這里袒露脆弱與孤獨,袒露真誠與追求。但這些真誠與脆弱,若是成了酒托、飯托、花籃托,或是金融詐騙者的盤中餐,其中殘忍,實在不忍直視。

奉勸征婚的會員們,如果誠信征婚,請積極提供證件,進行誠信認證,網站平臺務必要認真審核,屏蔽各路騙子。畢竟,相親的人們,不是來這里玩江湖大冒險的。

日記評論 發表評論

微信

掃描二維碼訪問微信服務

手機端

掃描二維碼訪問手機端

客服熱線

18137372869 / 18037181155

在線客服
香港赛马会人士图片